雨天低鳴──────

其實這是愚人節賀文
不過遲到了(燦爛((喂!!!

裏標題
跟愚人節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愚人節賀文(這啥鬼?


 






「那那那個、…我…其、其實我───────」

─────────

───────

────

──…




*     *     *



嗯。

這是今天的第幾次了呢?

轉動著手上的筆,看著剛剛才更新的小冊本的我這麼想著。

遠遠就看到剛從門口進來的她正在和其他同學聊著天,似乎是發覺到什麼,向著這個方向微笑一下之

後不知道跟其他同學說了些什麼往這邊靠近。


「啊,又收起來了。吶吶,煋妳到底在寫些什麼啊?」

過來的第一句話是對著收起冊本的我說的。

「秘密。」

「又是秘密。」頓了頓的她繼續說「算了,反正問了妳也只會回我個人興趣問題。」

標準答案。

「對了對了,煋我跟妳說喔,剛剛啊~隔壁班的───」「我知道。」

無預警被我打斷話的她眨了眨眼呆呆的看我一下,隨後開心的說著「煋好厲害,真的什麼都知道。」

是啊,要不然妳以為我那個詭異的稱呼哪來的……呃、糟糕又在心裡碎碎念了。

眼前的她之後開心的跟我說些什麼來著,說實在的從她微笑的那瞬間開始就沒什麼印象了…

不過,我說別人跟妳告白這種事情這麼簡單就跟別人說這樣好嗎?


………………

………




玥,是她的名字。

目前單身,是個還頗有錢人家的小姐,為人很好、親切,不過個性單純了點,是爛好人一個。

對於自己所相信的事物會全心全意的支持,是個很直率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小姐的關係,修養很好、擅長與人交際、很好相處,所以朋友很多。





嗯…是跟我完全不同的類型。

…對不起我就是沒什麼朋友,不過我也不需要就是了。



目前被告白次數還在不斷的刷新中。



嗯~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人會和我扯上關係,明明全班都覺得我是怪人說。

所以才在開學沒幾天就有了『火星人』這奇怪的稱呼。

之後又因為某些事情從原本的『火星人』進化成為『知曉一切的火星人』,是說這種演變還真的挺詭

異的。

不過也因為這樣沒有人敢來煩我,反而對我挺有禮貌的,而且還有額外的收入。

其實個人興趣以旁人來看可能真的有問題,畢竟我的興趣是觀察別人~

而一切事情都記載在那本隨身冊本裡頭,光是觀察別人然後更新小冊本就可以讓我心情好一整天~所

以朋友是什麼東西?我才不需要勒~


說起與那位小姐的接觸也很奇怪。突然的問題,起先只是以為又是哪個偽善者對於老是自己一個人的

我產生所謂的同學愛,但從跟她對話發現…這種人我應付不來…太單純了。

她是第一個,會這樣一直找我講話的人。

久了,反而會有無聊的人對她說一些無聊的話,不過通通被她給否定掉了。

因為這樣反而給我添了挺多麻煩…

我說小姐啊…妳也稍微觀察其他人一下吧?就這麼發自內心的說出那些話所以才被欺負的不是嗎?不

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好嗎?

好吧…其實與其說是被欺負不如應該說是差一點,結果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的稱號才會提升…

不過那人完全沒自覺就是了。


*     *     *


「吶、煋妳知道烊───」「不知道。」

像平常一樣的沒等那人把話說完就直接開口打斷那會繼續下去的問句,說出來的卻是與事實相反的答

案。

像平常一樣的眼前那人眨了眨眼呆愣的看了我一下笑著說

「原來煋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呢。」

哈哈…


「他就是───」



之後她說了些什麼了呢?沒印象了。

不對…應該說是不想聽。

從她開始說著那人的事情開始,就聽不太進去了…

我只知道我用闔書的聲音打斷她繼續說下去,然後只留下一句『我去還書』然後就起身離開教室。




………

……………

…………………




不知道當我闔上書時她的表情是如何。

不知道當我起身離開時她的想法是如何。

是不是開始覺得我這個人很難相處了呢?

……

真不知道我現在幹麻老想那個人的事情,反正我和她也不是朋友幹麻那麼在意她跟誰好喜歡誰又不是

喜歡她……

慢著…喜歡?




算了…先不要想了…再想下去會完蛋的…


*     *     *



「那麼就麻煩妳囉~」

「呃、」

正打算伸手開圖書室的門,門卻先被打開了。

打開門的是個面熟的學姐,原本在對著裡面說話的那人發現站在門外的我禮貌性的微笑了一下之後離

開這邊。


「不好意思我要還書,請問有人嗎?」

對著管理委員不知上哪去再加上一點聲音跡象都沒有的圖書室小聲詢問。

「啊,放在前面的櫃檯上就可以了。」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聲音這麼說著。

遵照那聲音的指示放好了書打算離開這邊時突然發現。

那聲音…好耳熟啊。

順著那個聲音的來源靠過去發現有一個人蹲在一排一排的書架旁,而那人周圍堆滿了或高或低的書本



嗯…這背影還真眼熟。

「有事嗎?」蹲在地上的那人連頭都沒有回一下只是這麼問著。

這傢伙還是一樣的敏銳呢。

「想說明明不是這兒的管理員的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邊。」

蹲在地上的人回過頭看了一下接著說

「原來是妳啊。」

「妳怎麼會在這啊?我記得圖書室的管理員是──哦~原來如此。」

想起剛剛從這裡走出去的那人我竟然忘記她就是這的管理委員。

「原來如此個頭,妳這喜歡觀察別人的變態。」

說著這句話的她並沒有因此停下手邊的工作。

「請不要用那種鄙視的口氣來說我的興趣和樂趣好嗎~?」

「是是是,妳這情報狂。」

蹲在地上的那傢伙連頭都沒回一下,繼續書本的分類與歸位的動作。

真是讓人想給她踹下去,不過看在她正在忙的份上我也懶得繼續跟她辯下去,而且等等被這傢伙的飼

主給掛掉的話多划不來。

反正我現在也不想回去教室,而閒著也是閒著,乾脆隨手拿了本書在附近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不過心

思完全沒在書上就是了。




祈攸,是蹲在地上的那傢伙的名字。

個性獨來獨往吧?很少看到她會跟其他同學湊在一起…嗯~應該說很少看到她親近那所謂的人類。

算是忠犬吧?還是該說是貓狗混合體?

走路完全沒有聲音跡象,真不知道是怎麼練的。

最愛的東西應該就是甜食跟那位飼主了吧。

看外表應該是運動組的,不過體育課時老是縮在旁邊要不然就是翹課。

應該不是讀書組的,看起來挺笨的。

相處上總覺得與她湊在一起很容易吵…呃、不對,應該說是以一種很奇特的方式交流?簡單來說算是

互損吧?



雖然我們認識也蠻久了,卻稱不上是朋友。

該說我們只是同學還是損友呢?這層關係還真難定義,



嗯…

看到旁邊著名的一切成謎,才發現這樣看下來…記載在小冊本裡頭關於這傢伙的事情好多問號啊。不

愧是謎一般的生物!

「什麼一切成謎啊?不要寫得好像我是個超詭異的人好不好。」

「!!!」

這傢伙什麼時候在我後面的啊!!!

「妳這傢伙走路是不會出點聲音嗎!!」

「妳自己那本裡面不是很清楚寫了:沒有聲音跡象。六個字嗎?」伸手指了指我拿在手上的小冊本繼

續說「還有忠犬、貓狗混合體又是啥東西?不要自己擅自在那邊亂寫好不好。」

「這是事實。」

「是是是~反正這只是妳這觀察狂的言論。」

「可是有很多人想要看都看不到喔。」

「是喔,那我是不是該多看幾眼?」

「哼,我可是很有商業道德的,怎麼能隨便把別人的情報給人知道呢?」

「還商業道德勒…別人出錢或拿東西換時妳還不是給別人知道,妳這錢鬼。」

「我可不想被真正死要錢的人念。」




「好熱鬧啊~不過這裡怎麼說還是圖書室,所以還是稍微小聲點吧。」


正當我們交流(?)到忘我的時候,突然的一個聲音打斷了我們。

竟然連別人進來都沒發現…還真的是到忘我…


打斷我們的對話的是剛剛開門出去的學姐。


「呃、抱歉。」「對不起。」

道歉完後,她在學姐加入之下繼續那未完成的工作。

而我則是繼續看著我的書,當然心思還是不在書本上。





*     *     *



雖然觀察別人很有趣,可是有的時候知道太多事還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情。

就像現在這件事情…

正在更新小冊本的我將她那單身的字樣給劃掉,然後翻幾頁更新著另外一人的資料。

嗯…而且對象還真的是那天她問的那個人,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嗎?

重點是明明知道我竟然還…

是笨蛋嗎!我。



─────────

───────

────

──…





「妳知道嗎,傳說單戀的人是因為上輩子沒有好好珍惜對方,所以這輩子只能以單戀的形式愛著對方

。」

「我才不相像這種沒根據的傳說勒。」

「那是因為妳還沒有單戀的人才會這麼說,小朋友。」

「是是是,大我一歲的老人家,快回去妳的星球吧。」



───────────────



──────


月亮注視著太陽然後追逐。

星星不斷的閃爍只為了引起月亮的注意。

還真是愚蠢…

明明不管怎麼樣都比不過太陽的光芒卻還不停的閃爍,明明知道這樣下去最後只有消失這條路卻還是

不斷的閃爍,甚至為了月亮而祈禱著。

真是…愚蠢至極。






《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4/03 02:38]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