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低鳴──────

小看板:
嘛~因為新年+情人節(都過多久了
所以我來發文了!!!(慢著!!妳的另一棚勒!!

不過內容跟節慶完全就是了沒關係 (喂!




嘛~來說明一下好了O3O
因為擔心成為坑,所以以這種一篇完結一篇完結的方式發文。
內容時間觀有亂跳的趨勢(掩面
有新的內容才會更新
那麼,以上(爬走

 

-上篇








那是個…飄著雪的大城鎮…














「站住!!小鬼!!給我站住!!!」

「哈啊…哈啊…」

男子追著眼前的小孩還不時生氣的喊道。


髒兮兮的孩子緊緊抱住胸前的東西不停的跑,完全沒有理會在後面追趕的男子。

被抓到的話今天的三餐就沒有著落了。

如此想著的小孩拼命的往前衝,瞬間往旁邊暗巷一轉縮著身體躲在巨大的遮蔽物旁,幾乎是用滑的滑過去的小孩縮著的身體還不時發抖著。

之後追來的男子四處張望了一下生氣的喊著

「可惡!死小鬼!算你跑得快!!下次被我碰到絕對不饒你!!」說完重重踹了在一旁的桶子便轉身走人

縮在那的小孩看見從旁飛過的桶子身體顫抖著,連氣也不敢喘一下。

直到確定那名男子離開以後,髒兮兮的小孩放開那緊緊抱住的東西,那是個破破爛爛又很髒的一個不算大的袋子

打開袋子裡面裝著幾塊麵包、幾條切下的土司邊、兩顆蘋果、一小袋不知道裡面裝什麼的髒髒麻布袋和一把看似頗有價值的銀灰色短刀。


在一年四季都被大雪給覆蓋的這個地方,是個貧富差距相當大的一個小鎮,而且天天都在上演這種事情。

縮著小小的身軀啃著土司邊的這個孩子,只不過是這個在被白雪覆蓋的城鎮裡還算幸運的小孩了。

只因為手腳快,就只因為是這樣…


〝啪沙、啪沙〞

遠處傳來的腳步聲讓這個在啃著土司邊的孩子顫了一下,趕緊將東西塞回袋子裡然後緊緊抱住。

腳步聲漸漸靠近,突然之間卻又沒了聲音。

……好安靜。

小孩好奇的慢慢探出頭,確認有沒有人。



「唷!小鬼!」「!!!」

突如其來的聲音來自正後方,猛然回過頭只見幾名大男孩站在身後其中一個看起來是老大的坐在一個木箱上,那名看起來像是老大的大男孩笑笑的對著眼前的小孩說著

「身手不錯嘛~不過還是要請你把那袋東西交給我們。」

說完後方突然有人架住了小孩,接著眼前的幾個大男孩一拳就往身上打去。

這幾名大男孩看上了小孩的戰利品。

被打的小孩失去意識,掉在地上的袋子被那個看起來很像是老大的人拿了過去,那人對著倒在地上的小孩笑了一下,之後轉身帶領其他人離去。

這個地方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本事的傢伙在這個地方就是死路一條,這是這個地方的人們所堅信的道理,所以弱小的人會聚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

突然間一個大男孩的尖叫聲,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轉過頭的大男孩們只見剛剛大喊的男孩身上被鮮紅給染色,下手的是剛剛被他們打暈在地的小孩。

很明顯的,那孩子並沒有所謂的意識。

只靠著那份想要活下去的想法支撐著身體,沒意識的小孩拿出身上的短刀刺傷了大男孩,其他大男孩看到都傻眼,呆愣的看著那被刺傷還不斷流著血的同伴。

有的想上前攔住那孩子,卻都遭到短刀劃傷。地上雪白的積雪被染成鮮紅,看似老大的那人看到身邊的同伴都被劃傷,把麻布袋往地上一丟轉身就跑,其他人見狀攙扶著受傷的同伴跟著跑走。

步伐不穩的小孩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髒布袋,手上的短刀還在滴著血,搖搖晃晃的離開這個暗巷。

鮮紅的血落在純白的雪上格外顯眼。

不過沒有關係…天空正飄著雪,那些鮮紅什麼的馬上就會被覆蓋住了,因為這個鎮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     *     *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身手越來越靈活。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漸漸沒有那所謂的腳步聲。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對於金錢的執著更加嚴重。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對於人命這種事已經麻痺了。

────────

──────

───

—…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在做著這種工作了。





「任務完成,快給錢吧~星。」

「嗯…確實收到結果,這是這次的酬勞。」

這個坐在酒吧角落陰暗處老是披著一件大大的暗色斗篷遮住頭的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情報商,另外也是各種工作的提供者。

應該算是仲介之類的人吧?據說提供工作的雇主盡是些做違法勾當的人,不過那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要有錢賺就好了。


就像這次的任務,就是將某個有名的人物殺掉,是說那種傢伙到底是哪裡有名?不過就是個糟老頭罷了。

「欸。」

「?」

正在數錢的我對著名為星的情報商問道

「還有工作可以接嗎?」

「…,我說妳啊…不要每次工作做完了就馬上就要接下一個,雖然說是我不小心讓妳接觸到這種工作的,不過妳稍微休息一下是會死嗎?每次別人來問有沒有工作時妳知不知道我都很難講話。」

與星的認識,要從好幾個月前說起。

其實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賊,不小心偷到賊王,所以誤入了賊窟。


「真不好意思啊~因為小時候缺錢的關係,所以現在對金錢很執著。」

「妳以前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啊?」

「這種事情小朋友就不要知道的好。」

「哼,我可不記得我年紀比妳小喔。」


是啊,誰都想不到這個到處接一堆酬勞豐厚工作特殊的情報商,竟是個跟我年紀差不多大或者大個一歲的女孩子。


「我就知道妳會這樣說,所以自己先在酒保那找到工作了。」

「哦?我看看。」

接過任務信函的星,看完之後還給我然後沉默了一下說道

「……,這個我勸妳不要接的好。」

「欸?為什麼?他酬勞超不錯的!」

「不錯是不錯…」

「要不然是?」

「基於商業道德不能說,不過我勸妳不要接。」

「妳這傢伙還有商業道德?我怎麼不知道。」

「反正我能說的都說了,剩下的看妳自己吧。」















嗯…


坐在酒吧旁邊的台階上,看著手上那封信函,思考著星剛剛說的話。

為什麼不要接?

風評不好?還是這工作很困難?

可是…做這行還需要在意風評好不好?

嗯…

「嗯?很少看到妳這種表情喔。」

突然的說話聲打斷了正在思考的我

「?,原來是妳啊。」

「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還用不著妳這大小姐為我擔心。」

「真失禮呢。難不成在煩惱工作嗎?」

笑笑著應對著我的回答,這傢伙還是一樣。

因為星的關係,認識了這位不知道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小姐,月。

是怎麼熟起來的?沒印象了。

只知道她是星的常客,好像是替她父親來委託事情來著。

有眼睛的人一看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她與我們的不同,氣質非凡的她人很好相處、長得漂亮、待人溫柔又親切,這種人我最不擅成應付了…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大小姐會時常出入這種是非場所。


「這麼明顯啊~」

「呵呵~難道星又給妳什麼奇怪的工作嗎?」

「正好相反,她不給我工作所以我自己去找了一個。」

「嗯?是妳手上那個吧?」

「嗯,要看嗎?」

「這樣隨便看別人的委託不太好吧。」

「沒關係啦,就當作是幫我看看。」

「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接過我遞出的信封,稍微看了一下對我說「雖然這麼說有點失禮,不過這份委託還是不要接的好。」
「……」

「啊…真不好意思,說了這麼失禮的話!」

可能是見我的反應有點呆愣吧,連忙向我道歉。

這傢伙的休養也太好了吧…

「啊、不是,是因為妳跟星講了一樣的話。」

「……」

嗯?我說錯什麼了嗎?

「嘛~還是謝謝妳的建議啦。」

甩了甩手中的信封起身離開這邊。




剛剛…月的臉頰是不是有點泛紅?還是我看錯了。

算了~反正跟我沒關係。









當時的我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那種事。

所謂好奇心能夠殺死一隻貓,這句話還真是有說服力…

不過…

後悔嗎?慶幸嗎?
























不知道。









《上篇,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2/16 04:55]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