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低鳴──────

小看板:
為了慶祝我這禮拜開始期末考週~所以我來更新了(不對吧!!!!


是說..這篇其實放的有點久了(在腦中)雖然結局已知確定了不過到現在我都還沒寫完(燦爛)


另:快點完結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去開ARIA的啊啊啊啊(作者自重


好勒~我要去看第6集了(望同學給的小說((不對吧!!快去看你的書啊啊啊啊

 

正文


- 一.初識









妳與他的相遇要從幾個月前開始講起。

一向討厭相親的妳在我表裡不一的請求之下,妳答應了,並向我開出了條件。

〝那麼小剎要聽我的命令做一件事,不過我還沒想到~所以就先欠著。〞

妳笑笑的這麼對我說

〝嗯,只要是大小姐所希望的事情,就算會死我也會去完成。〞

我也微笑的這樣回答妳


而妳就在我講完話的同時,雙手攻擊了我的雙頰。

來不及反應,就這麼呆呆的被妳輕捏著,然後妳這麼說


〝笨小剎,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大小姐。還有~那個死是什麼意思?〞

看著那微鼓起臉頰的妳,我笑了。

看到我笑了的妳,也跟著笑了。

笑的很燦爛,很漂亮。



妳知道嗎?

當時的那句話是發自內心的,只要是妳希望的,就算要我死我也心甘情願。

現在的我也是如此,沒有改變。






《幾個月前》




「吶吶~小剎~」

坐在前往相親地點的轎車上,妳如此的叫我還不時往這邊靠近著

「怎麼了嗎?大、大小姐!?」

當我轉頭看像妳看到的不是妳的人,而是妳臉部的大特寫,好近…

我的臉應該又很不爭氣的紅起來了吧?我想。

「等等小剎會跟我一起進去嗎?」

「不、不行吧、再再再再說這樣也奇怪啊明明、明明只是個相親,卻卻卻帶著不相關的人在旁邊會會會會會很奇怪吧。」

如此的近,連妳說話的氣息都可以感覺的到,好熱。

話講得很快、結巴結的很嚴重、斷句斷的也很奇怪…我的臉應該成了紅透的番茄了吧…?

啊啊──────誰快拿一桶冰水潑向我,好讓我冷卻冷卻…

「才不會不相關勒!小剎可是我專屬的守護者呢~!!」

瞧妳神氣的樣子像是個孩子,而且是正在對著大人訴說自己剛完成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一般。

見到我沒回話的妳又往前靠近了些

「難道不是嗎?」「欸?」

現在的情況已經無法讓我冷靜思考,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整個抵到車門,只差沒有開車門往外跳而已。如果妳在繼續往前的話我可能就要開車門了…

「難道小剎不是 我 的 守 護 者 嗎?」

並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妳又再問了一次,只不過對於呈現呆滯狀態的我並沒有特別留意妳所加重的字。

「怎、怎麼會,我的職責就是確保大小姐的安全、守護大小姐。」

「職責啊~那如果爺爺或爸爸要小剎去保護別人,那小剎是不是就要棄我於不顧了呢?」

「呃!才、才不會!!可是…如果是會長或學園長的命令…但是大小姐…」

發覺自己說錯話,想要解釋卻又面臨到進退兩難的局面。

不可能丟下大小姐的,可是又不能不理會會長他們所交代的命令,可是如果接受了會長他們的命令,就不能顧及大小姐,可是如果選擇大小姐,就無法去實行會長他們的命令…唔…怎麼辦…

「噗、」

「耶?」

在我已經接近混亂的最高點時,身旁的偷笑生將我拉了回來,轉頭一看只見大小姐摀著嘴在一旁偷笑了起來。

「大小姐?」

「笨小剎」

「是?」

「還真的這麼認真去想呢…原來小剎這麼想從我身邊逃走去保護其他人呢…」妳用著一臉難過的神情低頭這麼說

「啊…才、才沒這回事!!」

妳低頭不語,我慌了。

「我、我沒有啊—……我並沒有這麼想啊…我…」

不善言詞的我雙手在空中亂揮、眼睛不停的在空中亂飄,樣子像極了在尋找救援似的。可恨的是……高級轎車上只有我跟大小姐,司機又把窗戶給關上了。

看著眼前不發一語的妳,我更慌了。

「我、我我我只要有大小姐就夠了!!!」

脫口而出的第一句…

說完才發現…

我到底說了什麼啊啊啊啊啊───────

「呃…我…」

「真的嗎?」

「嗯…」點頭如搗蒜

「噗、小剎真好玩~」

「耶!?」

「好啦好啦~不鬧妳了~不過小剎的表情真的好好玩喔~」

……意思是說,剛剛大小姐都是裝的?

難道說妳低下頭也是在心裡偷笑?

我還那麼認真的回答!!

……………!!!那、那剛剛那句不就…

啊啊…我的臉肯定又紅起來了…

「小剎~到了喔,下車吧~」「呃、啊、好」

開了車門下了車,引著妳前往前面那座大宅邸

「不可以………約好了喔…」

站在我身後的妳小聲說,而我則是回過頭問著

「呃,大小姐妳剛剛有說什麼嗎?」「沒、沒什麼~快走吧~」

「好、好的。」

妳笑笑著回答我,並推著我往前走。

當時的妳到底說了什麼?



*     *     *


「您好。」對著一進到房內就站起身的那人稍微行了禮「那麼大小姐我就先出去了,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在外面。」

「唔…好啦,那小剎等等見囉。」「好的。」

轉過身並對著那依舊站著的人再次行了禮

「麻煩你了。」

說完拉開門離開這房間。



─────────

─────

───

—…


好安靜…

只聽的到水流聲和竹子裝滿了水然後敲擊到石頭的聲音

〝空咚〞清脆的敲擊聲迴盪在這廣大的空間裡

在到妳出來之前的這段時間重複幾次了呢?







為什麼當時會答應幫忙呢?

只因為是命令?還是只是單純的希望妳能夠幸福?

不知道。

只不過,如果是後者的話,是不是代表我成功了…呢?

可是現在的我後悔了…

為什麼那時要答應…

如果我沒答應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那些事了呢?






《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1/11 20:18] | 【NGM同人】知道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