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低鳴──────

其實這是愚人節賀文
不過遲到了(燦爛((喂!!!

裏標題
跟愚人節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愚人節賀文(這啥鬼?


 






「那那那個、…我…其、其實我───────」

─────────

───────

────

──…




*     *     *



嗯。

這是今天的第幾次了呢?

轉動著手上的筆,看著剛剛才更新的小冊本的我這麼想著。

遠遠就看到剛從門口進來的她正在和其他同學聊著天,似乎是發覺到什麼,向著這個方向微笑一下之

後不知道跟其他同學說了些什麼往這邊靠近。


「啊,又收起來了。吶吶,煋妳到底在寫些什麼啊?」

過來的第一句話是對著收起冊本的我說的。

「秘密。」

「又是秘密。」頓了頓的她繼續說「算了,反正問了妳也只會回我個人興趣問題。」

標準答案。

「對了對了,煋我跟妳說喔,剛剛啊~隔壁班的───」「我知道。」

無預警被我打斷話的她眨了眨眼呆呆的看我一下,隨後開心的說著「煋好厲害,真的什麼都知道。」

是啊,要不然妳以為我那個詭異的稱呼哪來的……呃、糟糕又在心裡碎碎念了。

眼前的她之後開心的跟我說些什麼來著,說實在的從她微笑的那瞬間開始就沒什麼印象了…

不過,我說別人跟妳告白這種事情這麼簡單就跟別人說這樣好嗎?


………………

………




玥,是她的名字。

目前單身,是個還頗有錢人家的小姐,為人很好、親切,不過個性單純了點,是爛好人一個。

對於自己所相信的事物會全心全意的支持,是個很直率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小姐的關係,修養很好、擅長與人交際、很好相處,所以朋友很多。





嗯…是跟我完全不同的類型。

…對不起我就是沒什麼朋友,不過我也不需要就是了。



目前被告白次數還在不斷的刷新中。



嗯~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人會和我扯上關係,明明全班都覺得我是怪人說。

所以才在開學沒幾天就有了『火星人』這奇怪的稱呼。

之後又因為某些事情從原本的『火星人』進化成為『知曉一切的火星人』,是說這種演變還真的挺詭

異的。

不過也因為這樣沒有人敢來煩我,反而對我挺有禮貌的,而且還有額外的收入。

其實個人興趣以旁人來看可能真的有問題,畢竟我的興趣是觀察別人~

而一切事情都記載在那本隨身冊本裡頭,光是觀察別人然後更新小冊本就可以讓我心情好一整天~所

以朋友是什麼東西?我才不需要勒~


說起與那位小姐的接觸也很奇怪。突然的問題,起先只是以為又是哪個偽善者對於老是自己一個人的

我產生所謂的同學愛,但從跟她對話發現…這種人我應付不來…太單純了。

她是第一個,會這樣一直找我講話的人。

久了,反而會有無聊的人對她說一些無聊的話,不過通通被她給否定掉了。

因為這樣反而給我添了挺多麻煩…

我說小姐啊…妳也稍微觀察其他人一下吧?就這麼發自內心的說出那些話所以才被欺負的不是嗎?不

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好嗎?

好吧…其實與其說是被欺負不如應該說是差一點,結果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的稱號才會提升…

不過那人完全沒自覺就是了。


*     *     *


「吶、煋妳知道烊───」「不知道。」

像平常一樣的沒等那人把話說完就直接開口打斷那會繼續下去的問句,說出來的卻是與事實相反的答

案。

像平常一樣的眼前那人眨了眨眼呆愣的看了我一下笑著說

「原來煋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呢。」

哈哈…


「他就是───」



之後她說了些什麼了呢?沒印象了。

不對…應該說是不想聽。

從她開始說著那人的事情開始,就聽不太進去了…

我只知道我用闔書的聲音打斷她繼續說下去,然後只留下一句『我去還書』然後就起身離開教室。




………

……………

…………………




不知道當我闔上書時她的表情是如何。

不知道當我起身離開時她的想法是如何。

是不是開始覺得我這個人很難相處了呢?

……

真不知道我現在幹麻老想那個人的事情,反正我和她也不是朋友幹麻那麼在意她跟誰好喜歡誰又不是

喜歡她……

慢著…喜歡?




算了…先不要想了…再想下去會完蛋的…


*     *     *



「那麼就麻煩妳囉~」

「呃、」

正打算伸手開圖書室的門,門卻先被打開了。

打開門的是個面熟的學姐,原本在對著裡面說話的那人發現站在門外的我禮貌性的微笑了一下之後離

開這邊。


「不好意思我要還書,請問有人嗎?」

對著管理委員不知上哪去再加上一點聲音跡象都沒有的圖書室小聲詢問。

「啊,放在前面的櫃檯上就可以了。」

不知道從哪裡傳來的聲音這麼說著。

遵照那聲音的指示放好了書打算離開這邊時突然發現。

那聲音…好耳熟啊。

順著那個聲音的來源靠過去發現有一個人蹲在一排一排的書架旁,而那人周圍堆滿了或高或低的書本



嗯…這背影還真眼熟。

「有事嗎?」蹲在地上的那人連頭都沒有回一下只是這麼問著。

這傢伙還是一樣的敏銳呢。

「想說明明不是這兒的管理員的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邊。」

蹲在地上的人回過頭看了一下接著說

「原來是妳啊。」

「妳怎麼會在這啊?我記得圖書室的管理員是──哦~原來如此。」

想起剛剛從這裡走出去的那人我竟然忘記她就是這的管理委員。

「原來如此個頭,妳這喜歡觀察別人的變態。」

說著這句話的她並沒有因此停下手邊的工作。

「請不要用那種鄙視的口氣來說我的興趣和樂趣好嗎~?」

「是是是,妳這情報狂。」

蹲在地上的那傢伙連頭都沒回一下,繼續書本的分類與歸位的動作。

真是讓人想給她踹下去,不過看在她正在忙的份上我也懶得繼續跟她辯下去,而且等等被這傢伙的飼

主給掛掉的話多划不來。

反正我現在也不想回去教室,而閒著也是閒著,乾脆隨手拿了本書在附近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不過心

思完全沒在書上就是了。




祈攸,是蹲在地上的那傢伙的名字。

個性獨來獨往吧?很少看到她會跟其他同學湊在一起…嗯~應該說很少看到她親近那所謂的人類。

算是忠犬吧?還是該說是貓狗混合體?

走路完全沒有聲音跡象,真不知道是怎麼練的。

最愛的東西應該就是甜食跟那位飼主了吧。

看外表應該是運動組的,不過體育課時老是縮在旁邊要不然就是翹課。

應該不是讀書組的,看起來挺笨的。

相處上總覺得與她湊在一起很容易吵…呃、不對,應該說是以一種很奇特的方式交流?簡單來說算是

互損吧?



雖然我們認識也蠻久了,卻稱不上是朋友。

該說我們只是同學還是損友呢?這層關係還真難定義,



嗯…

看到旁邊著名的一切成謎,才發現這樣看下來…記載在小冊本裡頭關於這傢伙的事情好多問號啊。不

愧是謎一般的生物!

「什麼一切成謎啊?不要寫得好像我是個超詭異的人好不好。」

「!!!」

這傢伙什麼時候在我後面的啊!!!

「妳這傢伙走路是不會出點聲音嗎!!」

「妳自己那本裡面不是很清楚寫了:沒有聲音跡象。六個字嗎?」伸手指了指我拿在手上的小冊本繼

續說「還有忠犬、貓狗混合體又是啥東西?不要自己擅自在那邊亂寫好不好。」

「這是事實。」

「是是是~反正這只是妳這觀察狂的言論。」

「可是有很多人想要看都看不到喔。」

「是喔,那我是不是該多看幾眼?」

「哼,我可是很有商業道德的,怎麼能隨便把別人的情報給人知道呢?」

「還商業道德勒…別人出錢或拿東西換時妳還不是給別人知道,妳這錢鬼。」

「我可不想被真正死要錢的人念。」




「好熱鬧啊~不過這裡怎麼說還是圖書室,所以還是稍微小聲點吧。」


正當我們交流(?)到忘我的時候,突然的一個聲音打斷了我們。

竟然連別人進來都沒發現…還真的是到忘我…


打斷我們的對話的是剛剛開門出去的學姐。


「呃、抱歉。」「對不起。」

道歉完後,她在學姐加入之下繼續那未完成的工作。

而我則是繼續看著我的書,當然心思還是不在書本上。





*     *     *



雖然觀察別人很有趣,可是有的時候知道太多事還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情。

就像現在這件事情…

正在更新小冊本的我將她那單身的字樣給劃掉,然後翻幾頁更新著另外一人的資料。

嗯…而且對象還真的是那天她問的那個人,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嗎?

重點是明明知道我竟然還…

是笨蛋嗎!我。



─────────

───────

────

──…





「妳知道嗎,傳說單戀的人是因為上輩子沒有好好珍惜對方,所以這輩子只能以單戀的形式愛著對方

。」

「我才不相像這種沒根據的傳說勒。」

「那是因為妳還沒有單戀的人才會這麼說,小朋友。」

「是是是,大我一歲的老人家,快回去妳的星球吧。」



───────────────



──────


月亮注視著太陽然後追逐。

星星不斷的閃爍只為了引起月亮的注意。

還真是愚蠢…

明明不管怎麼樣都比不過太陽的光芒卻還不停的閃爍,明明知道這樣下去最後只有消失這條路卻還是

不斷的閃爍,甚至為了月亮而祈禱著。

真是…愚蠢至極。






《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4/03 02:38]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

小看板:
嘛~因為新年+情人節(都過多久了
所以我來發文了!!!(慢著!!妳的另一棚勒!!

不過內容跟節慶完全就是了沒關係 (喂!




嘛~來說明一下好了O3O
因為擔心成為坑,所以以這種一篇完結一篇完結的方式發文。
內容時間觀有亂跳的趨勢(掩面
有新的內容才會更新
那麼,以上(爬走

 

-上篇








那是個…飄著雪的大城鎮…














「站住!!小鬼!!給我站住!!!」

「哈啊…哈啊…」

男子追著眼前的小孩還不時生氣的喊道。


髒兮兮的孩子緊緊抱住胸前的東西不停的跑,完全沒有理會在後面追趕的男子。

被抓到的話今天的三餐就沒有著落了。

如此想著的小孩拼命的往前衝,瞬間往旁邊暗巷一轉縮著身體躲在巨大的遮蔽物旁,幾乎是用滑的滑過去的小孩縮著的身體還不時發抖著。

之後追來的男子四處張望了一下生氣的喊著

「可惡!死小鬼!算你跑得快!!下次被我碰到絕對不饒你!!」說完重重踹了在一旁的桶子便轉身走人

縮在那的小孩看見從旁飛過的桶子身體顫抖著,連氣也不敢喘一下。

直到確定那名男子離開以後,髒兮兮的小孩放開那緊緊抱住的東西,那是個破破爛爛又很髒的一個不算大的袋子

打開袋子裡面裝著幾塊麵包、幾條切下的土司邊、兩顆蘋果、一小袋不知道裡面裝什麼的髒髒麻布袋和一把看似頗有價值的銀灰色短刀。


在一年四季都被大雪給覆蓋的這個地方,是個貧富差距相當大的一個小鎮,而且天天都在上演這種事情。

縮著小小的身軀啃著土司邊的這個孩子,只不過是這個在被白雪覆蓋的城鎮裡還算幸運的小孩了。

只因為手腳快,就只因為是這樣…


〝啪沙、啪沙〞

遠處傳來的腳步聲讓這個在啃著土司邊的孩子顫了一下,趕緊將東西塞回袋子裡然後緊緊抱住。

腳步聲漸漸靠近,突然之間卻又沒了聲音。

……好安靜。

小孩好奇的慢慢探出頭,確認有沒有人。



「唷!小鬼!」「!!!」

突如其來的聲音來自正後方,猛然回過頭只見幾名大男孩站在身後其中一個看起來是老大的坐在一個木箱上,那名看起來像是老大的大男孩笑笑的對著眼前的小孩說著

「身手不錯嘛~不過還是要請你把那袋東西交給我們。」

說完後方突然有人架住了小孩,接著眼前的幾個大男孩一拳就往身上打去。

這幾名大男孩看上了小孩的戰利品。

被打的小孩失去意識,掉在地上的袋子被那個看起來很像是老大的人拿了過去,那人對著倒在地上的小孩笑了一下,之後轉身帶領其他人離去。

這個地方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本事的傢伙在這個地方就是死路一條,這是這個地方的人們所堅信的道理,所以弱小的人會聚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

突然間一個大男孩的尖叫聲,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轉過頭的大男孩們只見剛剛大喊的男孩身上被鮮紅給染色,下手的是剛剛被他們打暈在地的小孩。

很明顯的,那孩子並沒有所謂的意識。

只靠著那份想要活下去的想法支撐著身體,沒意識的小孩拿出身上的短刀刺傷了大男孩,其他大男孩看到都傻眼,呆愣的看著那被刺傷還不斷流著血的同伴。

有的想上前攔住那孩子,卻都遭到短刀劃傷。地上雪白的積雪被染成鮮紅,看似老大的那人看到身邊的同伴都被劃傷,把麻布袋往地上一丟轉身就跑,其他人見狀攙扶著受傷的同伴跟著跑走。

步伐不穩的小孩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髒布袋,手上的短刀還在滴著血,搖搖晃晃的離開這個暗巷。

鮮紅的血落在純白的雪上格外顯眼。

不過沒有關係…天空正飄著雪,那些鮮紅什麼的馬上就會被覆蓋住了,因為這個鎮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     *     *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身手越來越靈活。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漸漸沒有那所謂的腳步聲。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對於金錢的執著更加嚴重。

可能…是這種日子過久了,對於人命這種事已經麻痺了。

────────

──────

───

—…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已經在做著這種工作了。





「任務完成,快給錢吧~星。」

「嗯…確實收到結果,這是這次的酬勞。」

這個坐在酒吧角落陰暗處老是披著一件大大的暗色斗篷遮住頭的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情報商,另外也是各種工作的提供者。

應該算是仲介之類的人吧?據說提供工作的雇主盡是些做違法勾當的人,不過那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要有錢賺就好了。


就像這次的任務,就是將某個有名的人物殺掉,是說那種傢伙到底是哪裡有名?不過就是個糟老頭罷了。

「欸。」

「?」

正在數錢的我對著名為星的情報商問道

「還有工作可以接嗎?」

「…,我說妳啊…不要每次工作做完了就馬上就要接下一個,雖然說是我不小心讓妳接觸到這種工作的,不過妳稍微休息一下是會死嗎?每次別人來問有沒有工作時妳知不知道我都很難講話。」

與星的認識,要從好幾個月前說起。

其實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賊,不小心偷到賊王,所以誤入了賊窟。


「真不好意思啊~因為小時候缺錢的關係,所以現在對金錢很執著。」

「妳以前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啊?」

「這種事情小朋友就不要知道的好。」

「哼,我可不記得我年紀比妳小喔。」


是啊,誰都想不到這個到處接一堆酬勞豐厚工作特殊的情報商,竟是個跟我年紀差不多大或者大個一歲的女孩子。


「我就知道妳會這樣說,所以自己先在酒保那找到工作了。」

「哦?我看看。」

接過任務信函的星,看完之後還給我然後沉默了一下說道

「……,這個我勸妳不要接的好。」

「欸?為什麼?他酬勞超不錯的!」

「不錯是不錯…」

「要不然是?」

「基於商業道德不能說,不過我勸妳不要接。」

「妳這傢伙還有商業道德?我怎麼不知道。」

「反正我能說的都說了,剩下的看妳自己吧。」















嗯…


坐在酒吧旁邊的台階上,看著手上那封信函,思考著星剛剛說的話。

為什麼不要接?

風評不好?還是這工作很困難?

可是…做這行還需要在意風評好不好?

嗯…

「嗯?很少看到妳這種表情喔。」

突然的說話聲打斷了正在思考的我

「?,原來是妳啊。」

「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還用不著妳這大小姐為我擔心。」

「真失禮呢。難不成在煩惱工作嗎?」

笑笑著應對著我的回答,這傢伙還是一樣。

因為星的關係,認識了這位不知道是哪個有錢人家的小姐,月。

是怎麼熟起來的?沒印象了。

只知道她是星的常客,好像是替她父親來委託事情來著。

有眼睛的人一看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她與我們的不同,氣質非凡的她人很好相處、長得漂亮、待人溫柔又親切,這種人我最不擅成應付了…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大小姐會時常出入這種是非場所。


「這麼明顯啊~」

「呵呵~難道星又給妳什麼奇怪的工作嗎?」

「正好相反,她不給我工作所以我自己去找了一個。」

「嗯?是妳手上那個吧?」

「嗯,要看嗎?」

「這樣隨便看別人的委託不太好吧。」

「沒關係啦,就當作是幫我看看。」

「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接過我遞出的信封,稍微看了一下對我說「雖然這麼說有點失禮,不過這份委託還是不要接的好。」
「……」

「啊…真不好意思,說了這麼失禮的話!」

可能是見我的反應有點呆愣吧,連忙向我道歉。

這傢伙的休養也太好了吧…

「啊、不是,是因為妳跟星講了一樣的話。」

「……」

嗯?我說錯什麼了嗎?

「嘛~還是謝謝妳的建議啦。」

甩了甩手中的信封起身離開這邊。




剛剛…月的臉頰是不是有點泛紅?還是我看錯了。

算了~反正跟我沒關係。









當時的我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那種事。

所謂好奇心能夠殺死一隻貓,這句話還真是有說服力…

不過…

後悔嗎?慶幸嗎?
























不知道。









《上篇,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2/16 04:55]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

小看板:


嘛~小的不太會用形容詞 所以有的形容詞怪怪還請見諒QAQ

雖然說移到這邊來

不過他還是聖誕賀文這樣

請不要理會現在的時間這樣

 

 

是說看得出來禮物到底是什麼嗎?

 ♠




〝噹~噹~噹~〞

熱鬧的街道上到處充滿了過節的氣息,這天是聖誕節的前夕。

路上有著穿著聖誕老人裝與麋鹿裝的店家店員在喊賣著自家的聖誕產品,希望在這個節日裡能夠多賺一些業績。

路上的行人大多是情侶或者是家人,各個都放慢腳步在這條熱鬧的街道上逛著,其中只有一個人與這個場景格格不入,那人將半邊臉整個埋進了脖子上的白色針織圍巾裡,側背的書包,雙手則是插在深黑色的外套口袋裡,旁邊店員的叫賣聲、店家琳瑯滿目的商品,彷彿不存在似的,低頭快步行走著。







「冷死了!!」

才剛進到家門的少女非常沒有形象的大喊著,身體還不時的在抖著。

「祈~妳回來啦~」

抱著枕頭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少女,連頭都沒回一下就這麼說著。

被少女叫喚的祈攸先是傻了一下,之後問著。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嗯~為什麼呢~」

沒有任何意義的答案,沙發上的那人繼續盯著電視。

「這樣啊。」平淡的回答,似乎是習慣了對方的那種答案,也沒有打算再繼續問下去,只是往著二樓走去。

「祈好冷淡喔~」

「是啊是啊,我很冷淡。」

如此回答的祈攸往二樓移動。



*     *     *



真是的…那傢伙到底是來幹嘛的啊…?



放著書包跟外套的我還在想著剛剛那傢伙沒回答的問題。

將脖子上的那條白色圍巾摺好後放到了床上,然後往那傢伙的所在地移動





感覺到我的靠近,坐在沙發上的那人回過頭說著

「我在等妳回來,結果祈妳竟然這麼冷淡。」說著還小鼓著臉頰,還真是───一點也不可愛啊。

「是是是,我看八成是沒帶鑰匙吧。阿姨不在嗎?」往她旁邊的位子坐下後,伸手拿過那人手上的遙控器,轉台。

「我才不是忘記,只是一時想不起來放哪,而且我媽今天不會回家。啊!我還在看欸。」

歪理,那樣就叫忘記了吧?

「妳看很久了吧?換我看一下吧。」

「妳如果是要看會不會下雪的話,剛剛氣象說今天不會下雪喔~」

「……」

「所以還我吧~」伸手從我手中拿回遙控器,並露出勝利的笑容。

唔,這傢伙…好歹年紀比我大,也擺出這種年紀該有的樣子吧…

「妳就不會讓我一下嗎?人家不是說大的要讓小的嗎?」

我不滿的抗議著。

「可是小的要尊重大的啊~所以祈要乖乖聽話啊~」

歪裡。

將身體往另一邊倒下去盯著電視,不看她。

「好啦好啦,這個給妳~不要生氣啦。」像哄小孩一般的口吻,並從旁邊拿出一個不算大的小盒子「是聖誕蛋糕喔。」見我沒反應又補了一句。

很好…如果我有尾巴的話現在一定在搖…

伸手快速拿過,白色的盒子雖然不算精緻,但這家店還蠻有名氣的,打開裡面是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巧克力蛋糕,好濃的巧克力香~

「結果祈妳今天到底去哪了?」

「去學校啊…臨時被叫去的,社團的事情。」

迫不及待的將蛋糕切開。

「我還在想說這樣的天氣妳竟然會出門,天要下甜雨了~」

「要不是學校的事情我才不想出門,冷死了。」

什麼甜雨啊…不過真的下起來不知道會怎樣耶~

「真是的,明明就這麼怕冷卻還想去看雪,真搞不懂妳欸。」

明明就是妳才讓人搞不懂吧?

這句話因為我正專心吃著蛋糕所以沒有機會說出來。

「吃的那麼專心,好吃嗎?」

「妳沒吃嗎?」

「我又不喜歡吃甜食~」

「不喜歡妳還買。」

「嘗嘗味道啊~」

「……」

這傢伙明明不愛吃甜食,卻老是買一堆甜食,結果又吃不完,到最後都是丟給我消掉,雖然我很喜歡吃甜食沒錯啦…

如果我得到糖尿病一定是這傢伙害的。

「怎麼樣,好吃嗎?」

見到我吃完蛋糕的她問著

「嗯,很好吃。」



不過我比較喜歡吃妳做的。

這句話就算打死我,我也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     *     *


………

這傢伙一混竟然給我混到晚上十一點半。

「欸,很晚了耶,妳還不回家嗎?」

「我在等妳什麼時候才要給我鑰匙啊~」

所以我才討厭這傢伙…

順帶一題,我們是青梅竹馬,然後再加上她家就在我家隔壁…還有彼此的家長都很熟。基於以上的種種原因,所以我有她家的備用鑰匙,同樣的她也是一樣…

「拿去,趕快回去啦!」

將備用鑰匙丟給她,然後就推著她往玄關走去。

「對了對了~祈等等有空嗎?」被推著走的她突然回過頭問

「啊?」

「有沒有空啊?」

「沒空,要幹嘛?」

「陪我去看廣場的聖誕樹~」

那絕對不是詢問的語氣,而且就很簡單的無視了我的沒空…

「那種東西在電視上看不就好了。外面很冷欸…而且又這麼晚了…」

「抗議無效,而且就是因為很晚了所以才要妳陪啊~我先回去換件衣服,五分鐘後再門口等我。」說完也不等我說話就這麼關上門離開,留下傻傻站在玄關的我。

唔!剛剛開門的瞬間好冷!!

好麻煩…真搞不懂為什麼我老是沒辦法反抗她。

回到二樓的房間,穿回掛起來的深黑色外套,拿起在床上那條白色針織圍巾,圍上。

將臉埋入圍巾裡。

然後下樓,出門。


*     *     *


唔…好冷…

才剛從家裡出來就開始抖。


〝喀、〞

開門聲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傢伙穿著白色羽絨連帽長外套,還有灰白色的絨毛在帽子外圍。

看起來還真暖…

「祈妳真的很怕很耶,明明就還好啊。」

從家門口走出來的她,對著不斷對手呵氣的我的這樣說著。

真對不起啊~我就是這麼怕冷。

「要看就快點啦!好冷…」

「好啦好啦。」


─────────

──────

───

—…



真不愧是聖誕節前夜,街道上一堆不睡覺的人群走動著。

有許多店家還營業著,完全感覺不出來快要十二點了。

「妳再繼續埋下去小心等等看不到路喔。」

旁邊的她對著將臉埋在圍巾裡的我這麼說著。

如果撞到的話還不是妳害的…

「這麼喜歡那條圍巾啊~禮物是送對了呢~」

「是因為很冷的關係,跟是不是妳送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的臉可能有點紅了,討厭的傢伙。

「嗯~啊,到了,很漂亮吧?」


廣場上在路邊的路樹上掛了許多燈泡,一路延伸到中間那三棵大聖誕樹,這裡路燈並沒有開,所以沒辦法很清楚的看清附近人們的樣子,但也因為這樣顯得那聖誕樹更亮眼了。

中間的那三棵大聖誕樹上都掛上許多發光的燈泡、和裝飾品,然後都噴了一層層類似白雪的泡沫,看得出來裝飾者的用心。

其中三棵大聖誕樹,兩旁的聖誕樹略矮中間的聖誕樹一些。

中間的主聖誕樹上面和其他兩棵不同的地方是,在它頂端插著很大的星星裝飾品,很亮、很美。

很多像是情侶的人們各個抬起頭看著那三棵聖誕樹,還有的一同站在樹底下拍著照。

但這些對於我這種很怕冷的人來說,我一點也不想在這種地方待上一陣子,我只想趕快回家啊──所以我說出了一句超級煞風景的話。


「會嗎?不就是幾個燈泡在樹上發亮而已嘛。」

沒聽到旁邊的人的聲音,轉過身發現那傢伙竟然不見了!?

……

才一個沒注意就不見了?妳是小孩子嗎!?

看來看去,都沒看到那傢伙的身影,急了。

正當我打算拿起手機時。

突然,一雙熱熱的手掌覆上我的雙頰。

「什麼事那麼急啊~緊張成那樣。」

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將她手拿下來轉過身面向她

「不要一個人突然不見啊…」並以著她聽不見的聲音這麼說著

「嗯?妳說什麼?」

她抬頭問著

「沒事…」

好近…

「嗯~對了,剛剛很溫暖哦~」

「我才想問,妳都不會冷嗎?」

「嘿嘿~我有暖暖包啊~」

好奸詐…既然有幹麻不給我!!

「吶吶~祈跟我一起倒數~」

「啊?」

「10」說完,她自顧自的開始倒數了

「9」啊,不知不覺要十二點了

「8」沒有理會我一臉疑惑,她倒數著

「7」在廣場可以很明顯聽到也有人開始在倒數了

「6」周遭除了倒數的聲音之外沒有其他的人在聊天

「5」廣場上的人們全都開始在倒數了

「4」眼前的她直盯著我似乎是叫我跟著一起倒數

「3」而我則是半性半疑的跟著她倒數

「2」

「1」

「「「 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

廣場上的情侶相擁、接吻著。

眼前的她笑笑的對我說「這是~魔女的魔法喔~」

「啊?」

天上開始飄下的陣陣白雪,打斷了我要問的問題。

廣場上的人們驚呼。

「祈攸~」

聽到她很少喚的我的名字,將抬頭看雪看傻的我注意力拉了回來,看著她。

「聖誕快樂~」

她給我了一個很笑容,很美、很漂亮。我…大概臉紅了吧?

「聖、聖誕快樂,荻音。」


─────────

───────

─────

───



「嘿嘿~祈臉紅了呢~」

「囉、囉嗦!回去了啦!!好冷…」

「嗯!」說完只見她走到我身旁並勾起了我的手

好熱…





-END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2/02 16:15]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

小看板:

是說又莫名的一篇

是說這篇的時間點有點跳

前面算是在棋子之前,後面則是在棋子之後。

魔女



從前從前~

在這個不知名的世界裡,魔女是災難的象徵,不幸的源頭。

存在在這個世界中的帝王頒布了一項法令,一條只針對魔女的法令。

魔女是不幸的。

凡是有關魔女的一切都是邪惡的。

禁止探討魔女的知識,禁止與魔女有任何關係,禁止包庇魔女。

如果觸犯禁令即為死罪。

如發現魔女必殺之,如討伐魔女重金賞賜。

如抓到魔女將處以公開之刑,以火葬之刑燒死魔女。





魔女,是一切不幸的象徵。

只是不知道這傳聞是從哪傳出來的…


*     *     *



從前從前~

有個可愛的女孩誕生在這不知名的小鎮裡,那女孩隨著年紀增長越來越漂亮。

鎮裡沒一個男孩不對她傾心。

還記得,女孩的母親曾鄭重的叮嚀過,有個絕對不可以讓人發現的秘密。

而女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保密,但還是很乖的聽了母親的話。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女孩成了一名漂亮的少女,追求者也越來越多。

有一天鎮裡來了一名旅行的少年,那名少年是個魔法師的見習生。

鎮裡沒有一個人對這少年的魔法不好奇的,就連同少女也不例外~

而少年在某次的意外中,發現到少女隱藏許久的秘密。

曾有人說~魔女,是天生的;魔法師,是後天學習的。

少年心生畏懼,多少也有點嫉妒吧?畢竟少年學習了那麼久,卻遠遠不及這個沒學過任何東西的少女。

被發現時少年說會好好幫少女保密,而少女信任少年的話就沒再多想什麼。

在那之後過了幾天,少年約少女前往一個地方。

少女在與少男約定的地方等待著少年的到來,不知情的她完全不知道這項邀約改變了她一切的生活。

少女等待著那人的到來,等了又等卻等不到人,漸漸的來到了黃昏。

遠遠看見有人往這邊靠近著,少女仔細瞧了瞧,不是那名少年,而是幾名男子。

那幾名男子來到少女等待少年的地點,只見那幾名男子交頭接耳說了幾句話,二話不說抓住了少女。

在拉扯中,少女看見了少年。少女對著少年求救著,少年卻只是無動於衷的站在原地看著少女被抓走。

看著前方的少年沒有任何反應,少女絕望了。

就這樣蒙著眼被那幾名男子帶到不知名的地方,到達的地方是個酷似地牢的空間,少女胸前被烙上屬於魔女的印記,不知是不是因為感受到生命危險的緣故,少女第一次使用了所謂的魔法逃離了那個地方。

遍體麟傷的少女逃回了居住的鎮上,卻發現回來時鎮上的人們的眼神是厭惡、害怕,各個手拿著火把或者是武器。

此時鎮長從人群堆中走出來對的少女說著「看在這裡是妳的故鄉,我希望能請妳離開這裡,妳在這裡會給我們帶來不幸,有可能還會危害到這個鎮。妳如果不打算離開這裡,就不要怪我們對妳不客氣了。」

氣憤的居民在鎮長平靜的講完這番話後對著少女大吼的「快滾!在連累我們之前滾出這個鎮!」「妳這會帶來不幸的女人!快滾!」「最好消失在這個世上!!」




就這樣~少女被自己的故鄉裡頭的人們給趕了出來,無處可歸的少女在外流浪著。

獨自一人的少女一方面努力著隱藏自己魔女的身分,一方面學習了各種關於魔女的知識與魔法。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少女也長大了,成為了美麗動人的女子…足以魅惑人們的魔女。

在一次的意外中魔女發現了一隻受傷性命垂危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貓,好心的魔女救了那隻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貓,黑貓為了報恩決定跟在那名魔女的身邊,替那魔女做事。


──────────

──────

────

──



故事講完了~



「妳這是什麼爛故事啊?什麼少女少年的難懂死了,而且那是結局嗎?妳一定沒有說故事的才能。」

「真是的,祁竟然吐槽我,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不用妳管。」










「明明就是自己笨,還說我講的爛。」






*     *     *



很久很久以前~

有個隱居於深山中的魔女,那名魔女在打聽著某位少年的相關消息。

據說,那名少年因為通報某件事所以受到帝王的賞識,得到在宮中學習魔法的機會。

大有成就的少年,成為帝王身邊首屈一指的大魔法師。

當初的那名少年,成為了眾人追求的英俊男子,但這些對隱居的魔女來說沒有任何意義,魔女現在一心只想要對那名男子進行報復而不斷的計畫著。

自從魔女撿到黑貓的之後,魔女所計畫的的報復行動進行的非常順利。

不知是不是受到上天的眷顧,事情完全照著魔女的劇本在行走著。

終於,來到了魔女的劇本裡的最後幾幕。

那天,魔女對著黑貓說著該完成的事情,然後便把黑貓脖子上象徵約束的項圈給解掉。

意思是,完成之後黑貓就可以獲得自由。






在這個魔女的劇本中的舞台上,魔女與魔法師展開了對決。

當然在最後魔法師贏得了勝利,畢竟…劇本是這麼寫的。

但是,最後並沒有跟據本寫的一模一樣,原本不應該出現的那個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貓出現在魔女的身旁。

雖說魔女明明已經特別叮嚀過牠不准出現在魔女的面前了,但那隻黑貓卻待在魔女的身邊不離開…

最終在猛烈大火吞噬掉魔女的時候黑貓都沒有離開。

就這樣~

與劇本上的魔女獨自一人葬生火海不同,魔女身邊多了一隻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貓,像是報恩般的留在魔女的身旁。

而魔法師呢?

當然如同劇本上所寫的,不久後因病而死。

是說~怎麼死的?

當然是魔女的詛咒囉~


──────────

──────

────

──


故事講完囉~

祈攸。





「這故事我不喜歡,而且結局也是。」

「嗯?」

「魔女沒做什麼事就這樣被趕出來,太可憐了吧?最後還死掉了。」

「可是我覺得那魔女最後並不覺得後悔,只不過可惜的是如果那魔女早點撿到黑貓的話~結局可能會不一樣喔~」

「是嗎?」

「嗯~趕快睡吧~明天還要早起上課呢~妳起不來我可是不會叫妳的喔。」

「我知道啦!晚安~荻音。」

「晚安~祈。」




各自關上窗的兩人,睏了。

倒在各自床上的兩人,睡了。


會不會…夢到同一個夢境呢?

那個關於那魔女…與那隻黑貓的故事…







-END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2/02 15:59]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




-『來做個交易吧。對於快死掉的妳我想應該是個不錯的建議喔~』

從那天起我就成為了棋子。

棋子。

一個任由妳所操縱的棋子。



*     *     *



「祁~」

眼前的女人笑著喊道那不屬於我的名字。

「怎麼了嗎?」

明知故問。

「嗯~什麼事情呢~」

面前的她歪著頭抵著下巴思考著。

裝傻。


這次又是哪些倒楣鬼因為那傢伙而被這壞心的女人給盯上了呢?

「這次是特別的喔。」

女人笑了,是個一點都不適合這女人的漂亮笑容…

壞心腸的魔女根本不應該擁有這樣的笑容。

「特別?」

「嗯。說不定還是祁最後一次的工作喔~」

「…」

言下之意是指如果我沒辦好的話我就得死嗎?

「他可能就快要來了。」

「……」

「不知道見到面的第一件事他會說些什麼呢~還是會直接─────」





〝嗒嗒嗒、〞

如此急躁的腳步聲是從我的雙腳發出來的嗎?呵…這還是第一次呢…



-『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喔~』


………………………

………………

……

搞什麼…搞什麼、搞什麼!!

為什麼要露出那種表情!!

煩煩煩!!

壞心腸的魔女不應該有那樣的表情。

一副…快要終結的樣子…




*     *     *




「欸欸、你們聽說了嗎?最近有人不斷的在討伐魔女耶!!」「怎麼可能啊,對方可都是魔女欸,普通人能拿她們怎麼樣。」「可是聽說那個人是個魔法師啊,所以說不定真有辦法對付那些魔女。」「對啊對啊,而且聽說那個人來到我們這邊,現在好像還在四處向別人打聽有關於那女人的事情喔。」

……那傢伙還真有名啊,這個鎮都在討論有關於那傢伙的事情。


-『只要找到那傢伙,並告訴他魔女的所在位置。以上就是祁這次的工作喔~』

這次並不是破壞那傢伙的戀情,也不是燒毀那傢伙的家鄉,更不是毀掉那傢伙的人生。

這次,只是要告訴那傢伙仇人的所在地,如此而已。

還真是有史以來最簡單的工作呢…該高興嗎?

「不好意思。」對著聚在一起討論的民眾出聲問著「請問──」

「小夥子,外地來的啊?沒在這個鎮看過你啊!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吧!叔叔和阿姨我們會幫你解答的。」「誰是叔叔啊!別拿我們跟你們這群大叔相提並論!」

……還真是一群友善的人們啊。

這樣不怕給外地人造成困擾或尷尬嗎?

「嗯…我不是本地人。我是聽說那位魔法師到這個鎮所以就──」

「喔喔!小夥子你可真熱血!是聽說那位魔法師要做的英勇事蹟所以就跟著到這來的嗎?」說完順勢拍了我的背一下,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力。

「呃…算、算是吧。請問你們知道那個人現在在哪嗎?」

「哦~他喔,聽說有人看到他到酒吧了,可能在打探魔女的消息吧?畢竟那女人是從我們這出來的。」

「說到酒吧!!我們這可是特產酒喔!相當好喝!小夥子等等一定要喝喝看啊!!很多人可是因為我們的酒而慕名而來的喔!!沒喝一定會後悔的!叔叔我大力推薦喔!!」

……我只不過是打聽那傢伙在的地方,怎麼突然介紹起這個鎮來了?

等等,剛剛我有聽錯嗎?從這裡出來的?

「那個,你們剛剛提到的那個魔女,她做了什麼事情嗎?」

「哈啊?你不知道那些傳聞嗎?不知道還跟著那個魔法師來到這個鎮?美少年呀!阿姨我們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呃、我是聽說那位魔法師非常厲害,很崇拜他,所以非常期待見到他。」

這種噁心的話也說得出口。

「關、關於那個魔女的傳聞可以跟我說說嗎?」

再不趕快拉回正題我看這幾位可能又要扯一堆事情出來了吧?

「哦~關於那魔女啊,說起來真慚愧,沒想到我們這個鎮會出一個魔女,而且還惡名遠播。」

原來這裡是妳出生的地方啊。

「小夥子你知道通常魔女是怎樣的人吧?也知道針對魔女頒布的法令吧?」

「你可知那時我們發現那孩子是魔女的時候全鎮的人是多麼的擔心。當時我們因為害怕連累到這個小鎮所以將她趕了出去,說起來我們對於沒有把她燒死而只是把她從這個小鎮趕出去這件事相當慚愧。」

「畢竟魔女可是災禍的象徵啊。」

「對啊對啊!如果當時處理好的話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局面了!」

………………

「那個人…那個人在當時是幾歲?」

「幾歲啊?不清楚耶。怎麼?小哥你對那魔女有興趣啊?不行不行啊~像小哥你這樣的人可不能愛上那女人喔。」

有興趣嗎?不知道。愛上她呢?想都沒想過───吧?

「不過好可惜喔~她竟然是魔女。」

「現在一定相當是相當漂亮吧?畢竟她小時候就那麼──」「不會吧?你們這些傢伙該不會當時暗戀那魔女吧?」

「哼、不要把我們跟你們這幾個大叔相比!而且在當時不知道多少男生都喜歡她欸!」「對啊對啊!」

「臭小子!比我們晚出生個幾十年就這麼沒大沒小!」

「怎麼啦?小夥子,臉色不太好喔。」

「我沒事…」我現在的聲音一定很奇怪吧?不明的顫抖著。

這裡,還真是個…惹人厭的地方,跟那個魔女一樣…惹人厭。



「聽說那魔女最看不慣相愛的戀人,會想盡辦法拆散人家。」

「我還聽啊說那女人會隨自己高興燒毀她看不順眼的村子呢!」

「還有還有啊!聽說惹到那魔女的人,不管是誰都會被她給詛咒喔!」



──────────

──────

────

──




並不是破壞相愛的戀人,其實那只不過是我搶──正確來說是那傢伙的女人自己來接近我的,雖然先誘惑對方的人是我。

並不是隨那人高興燒毀村子,其實那只不過是我放火燒了那傢伙的房子而已。

不過或許真有詛咒的事呢…我應該早已被妳給詛咒了吧?這種感覺是妳的詛咒造成的吧?

之後他們還說了什麼呢?不清楚…我只知道那些都是誇大的謠言,只要知道這個就夠了。



-『要我幫妳嗎?向對妳做出這種事的人報仇,還是~妳打算自己來呢?如果不想要就這麼死的話就跟我訂個契約吧,我可以幫妳喔~怎麼樣啊快死掉的傢伙?』

妳燒毀的那個城,那個背叛我的領主所待的城,真正是妳燒的也只有那一次吧?

幫我善後的那一次。

訂定契約的那一次。

成為棋子的那一次。




哈哈…他們說的那些事情明明都不是那樣的,謠言這種東西還真是恐怖啊。

我說對吧?

妳這惡名昭彰的魔女?




*     *     *


昏暗的酒吧裡,一進到這裡面就很明顯的就看到一個外地人在四處向別人打聽消息,應該就是他了吧?

那人走到吧檯旁坐下並向酒保點了酒,從他的樣子來看是沒打聽到什麼有用的情報吧?

這傢伙一定是個白癡。普通人那裡怎麼可能會有關於魔女的事情呢?

除非那些人是幹特殊勾當或者本身就是在做情報的,又或者…是魔女自己故意想讓別人知道。

「就是你嗎?在四處打聽魔女消息的人。」

那人抬起頭撇了我一眼不耐煩的回道

「是又怎麼樣?我可沒閒功夫理你這小鬼。」

小鬼?

不滿的挑了一下眉,回話「我這邊有你想要知道的情報喔,關於那女人。」

很明顯的眼前的人顫了一下,下一秒那傢伙激動的抓著我的衣領問著

「在哪裡!你口中所說的那女人!!」

啊啊…還真是個沒禮貌的傢伙啊

「她就在────」




*     *     *


還真是個沒禮貌的傢伙啊,一想到剛剛那傢伙連句道謝或道歉都沒有,只是放開抓住衣領的手然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真讓人不悅啊…這是對好心的陌生人該有的態度嗎?

…才怪,其實你真正該找的人是我吧?雖然那些事情都是那女人指使的,但我可是連一點罪惡感都沒有喔~

本來嘛~我原本的工作就是那種只要有錢賺、對方開價實在,只要滿足那兩個條件不管是什麼樣的工作內容我都可以去做,不過最基本上通常都是接到暗殺人的工作就是了。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才會遭到雇主的背叛吧?也因為這樣才會在那時候被魔女給撿到,那女人…好像曾說過什麼話,是什麼呢?當時快死了所以記不清楚──不對,好像也不是快死的樣子,那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呢?竟然忘了。



離開了那個妳誕生的小鎮,嘛~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好呢?

-『祁妳完成我剛剛交代的事情就自由了喔~愛去哪就去哪吧。只不過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哈…自由?說的真好聽。

其實只是妳丟棄的棄子吧?因為不需要了所以丟棄。

妳現在可能已經跟那傢伙見到面了吧?那個讓你如此在意的傢伙。

…感覺真差。

還記得妳曾經跟我說過魔女的下場,妳一直在期待著吧?

-『吶~祁妳知道所有魔女最終的下場嗎?全都是獨自一個人被大火燒死的喔~』

當時的妳笑著這麼說著,笑起來真不真實,像是一直在等待著什麼。其實妳在等待死亡吧?死在那個令妳如此在意的那傢伙的手上。

我可是拼了命的想要活下去,妳卻…

真令人不悅…





*     *     *




哈啊…哈啊…

什麼跟什麼啊…

我想我一定是被妳給詛咒了,要不然我現在才不會在這邊,在妳最喜歡的這個地方…也是我告訴那傢伙妳在的地方。

遠遠就看到妳倒在那,結束了嗎?晚來一步了嗎?妳的願望…成真了嗎?

走近將妳上半身扶起靠著自己,都結束了…

為什麼會感到悲傷呢?明明該高興的…

「我不是說過了…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懷中的那人說話了,輕柔的,沙啞的,觸動我心跳的…

「妳不是死了嗎?」

「魔…魔女…哪有那麼容易死的道理呢…畢竟對方也是個用魔法的…妳還沒…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喔~…」

明明就在硬撐幹麻還要笑?而且還…笑的這麼美。

「我愛去哪就去哪,妳管不著吧?而且這句話可是妳自己跟我說的。」

「我有說過…叫妳不准再出現在我面前了吧……我就是怕…所以才…」

幹麻一副快哭的表情啊?哭喪的臉可一點都不適合壞心腸的魔女呀…

後面太小聲了聽不清…妳說了什麼呢?

「要是…能夠早一點撿到妳就好了…」

「幹麻用撿的。」

「因為祁像貓啊~…」

我開始懷疑妳是真的快要死掉嗎?

「而且是…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貓…」「不用妳管。」





-『祁真的很像貓欸,記仇記這麼深,妳看啦還要幫妳善後!!乾脆全部燒掉好了。』

 『貓啊~很適合待在魔女身邊啊~尤其是黑色的。』

 『什麼魔女,妳說的那個是巫婆吧?而且那哪是什麼黑色的,妳那些是乾掉的血吧?我以後可不能惹到妳了,免得我也像這些人一樣變成屍體。』

原來妳當時是說了這些啊,不過當時我怎麼會說那種話呢…?吃錯藥了?






嗯?什麼味道?

……什麼時後起火的?

「我看妳好像一點都不驚訝啊。」「因為…魔女…全都是這樣死的…」

妳這傢伙是真的快死了嗎?

「既然還有力氣回我話那還不快點治療自己,然後趁火還沒變大趕快離開這裡。」「……不用了,反正我本來就打算死在這了…」

「……」「雖然…跟我的劇本不太一樣…呵…」

「吶…可以在最後問祁妳一件事嗎…?」

「什麼?」

「妳的本名叫什麼?」

「那不重要吧?我的名字是祁,是給了我新的生命的人所取的,那麼這就是我的名字。」

從妳給了我新的生命開始。

我的命就是妳的了。

從妳跟我訂下契約開始。

我的名字就只有那個。

從跟妳相處之後。

我的心也是妳的了。



「是…嗎…」

快要不行了嗎…?

「既然累了就不要硬撐了吧?」

「嗯…我很高興喔…在最後能夠再見到妳…」

啊啊…眼睛漸漸闔起了…

「這次不是獨自一個人了喔,我會一直陪著妳的…荻思…」



這是第一次喊妳的名字,也是最後一次。

這是第一次吻妳的雙唇,也是最後一次。



我們倆就在此終結


在這猛烈的大火之中



───────────────


─────────────


─────────


──────


───





*     *     *




在這場猛烈的森林大火持續了很久的這天

惡名昭彰的魔女死了…

被強大的魔法師給解決掉了。

偉大的魔法師被人們讚頌,但不久後因為疾病而死亡。

曾有人說,那是那名跟隨魔女的暗殺者下的手。

但有人說,那名暗殺者早已死亡,跟魔女一起被大火燒死。





───────────────



──────








「這樣就結束了喔~將~軍~」

「啊──────」


棋子,是絕對效忠王的無名小卒

當王被將軍的話,棋子的存在也就沒有意義了





END.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2/02 15:47] | 【自創】The Story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