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低鳴──────
小看板:
呀~
久違的更新(燦爛

是說我卡文了(空洞望向下一篇

然後啊~

我又繼續嚴重腦內跑劇情了(掩面




-二.

日常











脫離國中的我們理所當然的升上了高中,當時不成熟的我們,是不是多少成長了些呢?

妳的外貌變成熟了,就連心態上也跟著成熟了許多,雖然妳那個如小孩般的個性依然存在著,但明顯的不容易在外表現出來了。

感覺的到妳正不斷的往前邁進,而我卻還是不斷的原地踏步著。

與妳越來越遠了呢…




*     *     *



「同學…櫻咲同學,櫻咲剎那!!」「是、是!!」

……怎麼一陣安靜?

「櫻咲同學麻煩請坐下。」

啊…下意識的習慣性立正站好了…

唔、全班都在看,啊啊…大小姐不要笑啦…

僵硬的坐下後低頭抵著桌子,想將這種尷尬的感覺趕走。

突然被身旁的人點了點,猛然抬起頭看到的是旁邊的同學正緊張的看著我並怯怯的把手中的東西遞到桌上,道謝式的點了點頭接過。

嗯?紙條?打開來看是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字。

端正的字體這麼寫著

『哦~笨小剎上課不認真。』

呃…開頭就這句,那五個字還給我放大…

抬頭稍微偷瞄了坐在有點距離斜前方的大小姐。

唔!!對、對上眼了…

在她對著這邊笑了笑的同時,我趕緊撇頭然後將頭靠在手上試著遮住自己。

啊啊怎麼會對上眼啊…大小姐上課也不認真,竟然還回頭。

我的臉可能又不爭氣的紅了。




『在想誰啊~這麼認真,這樣我可是會吃醋的喔。』

……

在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之後,卻又因為後半段的文字的關係臉又再度的紅起來了。

大小姐妳懂吃醋的意思吧!?




「咳嗯、」

突然的咳嗽聲將我那不知道飛去哪了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

順著發出聲音的右手邊望去,是個年紀有點大的中年男子,正用著一臉不知道如何形容的面容盯著我…

而那名男子就是那所謂的老師…

完蛋了!!


「櫻咲同學。」

「…是!」

「放學後到教師室找我報到」

「是…」


─────────

───────

────

──…




唉,今天真是倒楣到家了。從來都沒被抓到上課分心的我竟然破紀錄了…


「小剎,對不起呢。都是因為那張紙條的關係害妳被老師叫去。」

而且還讓身旁的大小姐雙手合十不斷的道歉…

「不,跟大小姐一點關係都沒有,是因為我自己沒注意,所以大小姐用不著在意的。」

竟然讓大小姐對著妳道歉,櫻咲剎那妳這個大笨蛋!!!

「那個,不知道會拖多久,所以大小姐您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唔…好吧。」

看來是說中她原本要說的話,這麼不甘願。


「那我先去找老師了」


*     *     *



「不好意思───呃、龍宮?妳也被抓上課不認真啊?」

打開教職員室的門,看到的是我那永遠死要錢的搭檔。

就在我說完的同時只聽到槍枝上膛的聲音,那時間之快可能連一秒都不到…

「就、就算被說中妳也不能這樣用槍指著我吧!!」而我應該是下意識的把夕凪護在胸前

「妳以為我是妳啊?我又不是木頭怎麼可能會被抓到。」

「什麼木頭…」

「我看妳會被抓到八成都是因為在想妳家大小姐吧?」

「什什什麼我家的─我才、」

「咳嗯、我說妳們兩個這邊好歹也是老師們的辦公室,再加上我這個做老師的也還在妳們面前,妳們就這麼公然的談論上課不專心抓不抓到這件事怎麼說也不太好吧。還有啊,可以請妳們兩

位把手上的兇器放下來嗎?剛剛也說過了,畢竟這裡還是老師們的辦公室啊,如果一個不小心把這裡給毀了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哎呀,妳們看啊…嚇到其他老師了吧。」

突然出現的聲音,那聲音以著異常平靜的語氣直接打斷了我們。

是說…還真的不小心忘記這邊是教職員室了,然後啊…雖然這麼說很沒禮貌,不過老師您從剛剛就在這邊了嗎?

「這次找妳們來是為了任務委託的事情。」說著拉開一旁桌子的抽屜

拿出來的東西是一個文件夾般大小的牛皮紙袋,老師將那紙袋遞給了龍宮。

「酬勞呢?」稍微看了一下任務內容的龍宮問著

不愧是死要錢的。

「嘛,應該會合乎妳的標準啦。畢竟太簡單的任務我們也沒什麼交給妳們去處理,那種簡單的任務交給新人練習再適合不過了,怎麼能讓妳處理那種簡單又單調的任務啊,妳說是不是啊?剎

那。」

「欸!?」不要突然扯到我這邊來啊,老師!!

而且你的心裡一定是在想『老是交給妳去做的話,這間學校說不定就要倒了。』對不對!!

「是嘛,沒想到老師這麼愛戴新人。」

『要不是因為你是老師,我早一槍斃了你。』龍宮妳那眼神一定是在想這個!!!

「那這任務我們就接下了,剎那我們回去討論細節吧。」將紙袋與眼神(?)收好的龍宮這麼回老師

「呃、那我們先告辭了。」


「啊,還有啊。」

在我們要離開教職員室的同時身後的老師突然出聲叫住我們,然後從老師的嘴巴說出了一句讓我腦中突然浮現『要不是因為你是老師,我早一刀砍了你。』如此之不敬的想法。

「我知道你們出任務很累啦,可是也別太明目張膽的不專心啊,這樣我可是會很困擾的畢竟我目前的本業還是個老師,要是引起同班公憤的話也是很不好處理的,不要給我添麻煩,要多為我

這個老師想想啊,尤其是妳啊~櫻咲同學。」

「我先告辭了!!」說完,我幾乎是用甩的把教職員室的門給關上,而一旁的錢鬼卻在偷笑。


升上高中之後想砍人的次數增高了呢…





「欸,剎那。」

「幹嘛。」不耐煩的回話,不是我不禮貌而是因為我正在壓抑砍人的衝動。

「那不是妳家小姐嗎?」

「什麼啊?」

順著龍宮的手指的方向望過去,站在轉角的那人確實是大小姐,在和誰聊天呢?這麼開心。

「啊!小剎~」發現我們的大小姐向這邊揮了揮手之後,轉過頭向旁邊的人說了幾句話便往這邊跑了過來。

「小剎妳好慢喔~」眼前的大小姐鼓著雙頰這麼說

嗯,好可愛…

我應該開始恍神了吧?


「咳、我先回去了,剎那我們晚點再討論吧。」

「耶?可是妳剛剛不是說──」

「妳真的是…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妳斃了看看妳那顆木頭腦袋都裝些什麼。」

說完這句話的龍宮轉身離開,留下一臉困惑的我和微笑看著我的大小姐

「嘿嘿~小剎真的很笨呢。」「欸?」

「沒事沒事~走吧~」說完便做出一個足以讓我臉紅的動作

「大大大大大小姐…手手手手手───」

「嗯?手怎麼了嗎?」大小姐笑笑的問著,勾著的手收緊了些

「那、那那個手」「小剎不喜歡這樣嗎?」「不是…只是…」「既然不討厭那就沒關係啦~」

「是…」

就這樣我陪大小姐回宿舍的路上我的臉燒燙著,而且沒有降溫的趨勢反而有些升溫。

一定是因為夕陽的關係!!





不知不覺已經回到宿舍了

「小剎~不要忘記妳答應的事情喔~」「啊,好,…等等!!」

在剛剛回來的路上我答應了什麼!?

「那個…我答應了什麼?」「裝傻沒有用喔~小剎。」

我、我沒有裝傻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大小姐!!

「啊、小剎妳被老師叫去有怎麼樣嗎?」擔心的語氣

「沒、沒有」怎麼好意思說要離開時還被點名呢…

「是有工作所以…」「是嗎~」如此說著的妳緊盯著我,好緊張。

「那就好~還好小剎沒有被罵。」手放在胸口的妳鬆了口氣,說到這個…

「大小姐,妳怎麼沒有先回去呢?」

「因為人家想跟小剎一起啊~」

「…」

又來了,小小的一句話就讓我如此的高興,我的臉一定又紅了…

「那、那個大小姐當時在跟誰說話呢?看起來相當高興呢。」

轉移了話題,只可惜轉錯了「小剎吃醋了嗎?嘿嘿~」

「大、大大大小姐我才沒───」

〝喀、〞

宿舍房門的開門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想說是誰,原來是剎那啊。」

「啊,明日菜同學好久不見了。」

開門的人是明日菜同學。

「我們都已經不同班了,叫我明日菜就好了啦!」

「沒有用的喔~我都糾正小剎好幾次了,可是她還不是一直叫我大小姐。」

「也是啦,是說~剎那我們不是前幾天才見到面的,妳怎麼說好久不見?」

「前幾天?」

「前幾天…該不會是小剎妳出任務的那次吧?」

「所以說那時是式神囉…?」「好像是…」

「妳們這樣一搭一唱還真像夫妻啊~」「耶!?」

「妳們什麼時候要開始交往啊?」「交、交往!?」

「嘿嘿~小剎明日菜說我們是夫妻耶~」

我的腦袋在明日菜同學說出交往那句之後有些許的當機,在大小姐雙手勾住我的脖子那瞬間宣布過熱,以致於她們之後說了什麼我都不知道…





《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6/04 02:30] | 【NGM同人】知道
引用:(0) |

^^
嗯...哈哈 我喜歡(笑)

留言:を閉じる▲

小看板:
為了慶祝我這禮拜開始期末考週~所以我來更新了(不對吧!!!!


是說..這篇其實放的有點久了(在腦中)雖然結局已知確定了不過到現在我都還沒寫完(燦爛)


另:快點完結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去開ARIA的啊啊啊啊(作者自重


好勒~我要去看第6集了(望同學給的小說((不對吧!!快去看你的書啊啊啊啊

 

正文


- 一.初識









妳與他的相遇要從幾個月前開始講起。

一向討厭相親的妳在我表裡不一的請求之下,妳答應了,並向我開出了條件。

〝那麼小剎要聽我的命令做一件事,不過我還沒想到~所以就先欠著。〞

妳笑笑的這麼對我說

〝嗯,只要是大小姐所希望的事情,就算會死我也會去完成。〞

我也微笑的這樣回答妳


而妳就在我講完話的同時,雙手攻擊了我的雙頰。

來不及反應,就這麼呆呆的被妳輕捏著,然後妳這麼說


〝笨小剎,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大小姐。還有~那個死是什麼意思?〞

看著那微鼓起臉頰的妳,我笑了。

看到我笑了的妳,也跟著笑了。

笑的很燦爛,很漂亮。



妳知道嗎?

當時的那句話是發自內心的,只要是妳希望的,就算要我死我也心甘情願。

現在的我也是如此,沒有改變。






《幾個月前》




「吶吶~小剎~」

坐在前往相親地點的轎車上,妳如此的叫我還不時往這邊靠近著

「怎麼了嗎?大、大小姐!?」

當我轉頭看像妳看到的不是妳的人,而是妳臉部的大特寫,好近…

我的臉應該又很不爭氣的紅起來了吧?我想。

「等等小剎會跟我一起進去嗎?」

「不、不行吧、再再再再說這樣也奇怪啊明明、明明只是個相親,卻卻卻帶著不相關的人在旁邊會會會會會很奇怪吧。」

如此的近,連妳說話的氣息都可以感覺的到,好熱。

話講得很快、結巴結的很嚴重、斷句斷的也很奇怪…我的臉應該成了紅透的番茄了吧…?

啊啊──────誰快拿一桶冰水潑向我,好讓我冷卻冷卻…

「才不會不相關勒!小剎可是我專屬的守護者呢~!!」

瞧妳神氣的樣子像是個孩子,而且是正在對著大人訴說自己剛完成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一般。

見到我沒回話的妳又往前靠近了些

「難道不是嗎?」「欸?」

現在的情況已經無法讓我冷靜思考,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整個抵到車門,只差沒有開車門往外跳而已。如果妳在繼續往前的話我可能就要開車門了…

「難道小剎不是 我 的 守 護 者 嗎?」

並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妳又再問了一次,只不過對於呈現呆滯狀態的我並沒有特別留意妳所加重的字。

「怎、怎麼會,我的職責就是確保大小姐的安全、守護大小姐。」

「職責啊~那如果爺爺或爸爸要小剎去保護別人,那小剎是不是就要棄我於不顧了呢?」

「呃!才、才不會!!可是…如果是會長或學園長的命令…但是大小姐…」

發覺自己說錯話,想要解釋卻又面臨到進退兩難的局面。

不可能丟下大小姐的,可是又不能不理會會長他們所交代的命令,可是如果接受了會長他們的命令,就不能顧及大小姐,可是如果選擇大小姐,就無法去實行會長他們的命令…唔…怎麼辦…

「噗、」

「耶?」

在我已經接近混亂的最高點時,身旁的偷笑生將我拉了回來,轉頭一看只見大小姐摀著嘴在一旁偷笑了起來。

「大小姐?」

「笨小剎」

「是?」

「還真的這麼認真去想呢…原來小剎這麼想從我身邊逃走去保護其他人呢…」妳用著一臉難過的神情低頭這麼說

「啊…才、才沒這回事!!」

妳低頭不語,我慌了。

「我、我沒有啊—……我並沒有這麼想啊…我…」

不善言詞的我雙手在空中亂揮、眼睛不停的在空中亂飄,樣子像極了在尋找救援似的。可恨的是……高級轎車上只有我跟大小姐,司機又把窗戶給關上了。

看著眼前不發一語的妳,我更慌了。

「我、我我我只要有大小姐就夠了!!!」

脫口而出的第一句…

說完才發現…

我到底說了什麼啊啊啊啊啊───────

「呃…我…」

「真的嗎?」

「嗯…」點頭如搗蒜

「噗、小剎真好玩~」

「耶!?」

「好啦好啦~不鬧妳了~不過小剎的表情真的好好玩喔~」

……意思是說,剛剛大小姐都是裝的?

難道說妳低下頭也是在心裡偷笑?

我還那麼認真的回答!!

……………!!!那、那剛剛那句不就…

啊啊…我的臉肯定又紅起來了…

「小剎~到了喔,下車吧~」「呃、啊、好」

開了車門下了車,引著妳前往前面那座大宅邸

「不可以………約好了喔…」

站在我身後的妳小聲說,而我則是回過頭問著

「呃,大小姐妳剛剛有說什麼嗎?」「沒、沒什麼~快走吧~」

「好、好的。」

妳笑笑著回答我,並推著我往前走。

當時的妳到底說了什麼?



*     *     *


「您好。」對著一進到房內就站起身的那人稍微行了禮「那麼大小姐我就先出去了,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在外面。」

「唔…好啦,那小剎等等見囉。」「好的。」

轉過身並對著那依舊站著的人再次行了禮

「麻煩你了。」

說完拉開門離開這房間。



─────────

─────

───

—…


好安靜…

只聽的到水流聲和竹子裝滿了水然後敲擊到石頭的聲音

〝空咚〞清脆的敲擊聲迴盪在這廣大的空間裡

在到妳出來之前的這段時間重複幾次了呢?







為什麼當時會答應幫忙呢?

只因為是命令?還是只是單純的希望妳能夠幸福?

不知道。

只不過,如果是後者的話,是不是代表我成功了…呢?

可是現在的我後悔了…

為什麼那時要答應…

如果我沒答應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那些事了呢?






《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1/11 20:18] | 【NGM同人】知道
引用:(0) |

小看板:

咳!明知道這是挖坑給自己跳...可是不挖又會對不起自己的腦袋(錯了
雖然劇情大致都想好了....可是寫到現在也才第三章進行中(掩面
再加上現在同學逼著我看小說(望向第4集...
這樣我上課要怎麼寫啊!!(不對!!!

然後我相當需要很好的標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拖走

咳........廢話結束
這是篇坑屬性相當嚴重的一篇(那妳還發!!!
目標是虐死自己!!!!(快住手啊!!!
如...不能接受以上兩者 請點左上的箭頭(土下座





正文




-序








每天每天妳不斷對著我說,說著他的一舉一動,我微笑聽妳慢慢說著,可是…我越聽,心卻越像是被鋒利的刀不斷劃過一般,一刀一刀的,好痛。看著面對他不知所措的妳,阿阿…怎麼辦?快要…被嫉妒給吞沒了。

吶…我想知道,為何妳會如此的深深被他所吸引。我想知道,為什麼只要他不經意的走過,妳就會將我冷落。我好想知道,他到底好在哪裡…?不對-…其實我知道,他是所有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對象,妳會喜歡他也是應該的。

每天每天心裡都想著妳,妳的一舉一動都不斷牽動著我,我的心就好像只為了妳而跳動一般,訴說著我對妳的感情,喜歡妳。能夠讓我不知所措的原因也只有妳,阿阿…怎麼辦?好喜歡妳,喜歡到無可自拔…

吶…我想知道,為何我會如此的深深被妳所吸引。我想知道,為什麼妳老是在我面前提起他,而不是我…。我好想知道,對妳而言我到底是什麼…?不對-…其實我知道,一直都知道…我對妳而言我只是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只是個朋友,只是個下屬,只是個在妳身後默默守護妳的侍從,只是個…妖-…不對,其實連個妖怪都稱不上,我,只是個…低賤的半妖…如此而已。

每天每天看著妳與他的相處,你們彼此有說有笑,妳知道嗎?我有多麼想要逃離現場,可是…每當我輕聲問妳 我可不可以先行離開? 妳都偷偷的輕抓住我的衣角,並用的只有我才知道的妳特有的神情問著我 是有急事嗎? 每當妳這樣說時,我也只是傻傻的回答著 不,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 並繼續待在妳的身旁,離不開…。無法對著妳說謊…無法坦白將自己最真切的感情告訴妳…矛盾。為什麼…?為什麼妳總是要將我留下…?妳知道嗎?妳每次每次的將我留下,只會讓我更加更加的討厭自己…討厭那個無法拒絕的自己,討厭那個無法放手的自己,討厭那個…快要被嫉妒給淹沒的自己…

我知道妳對我而言是個非常重要的存在,我知道他對妳來說也是個很重要的存在。我知道我這輩子只會喜歡妳一個人,我知道妳喜歡的會是他不是我。我知道我付出的跟他相同,甚至比他還要多,可是…在妳心裡我仍像是比不上他…

我知道妳的心理存在著他…而我也知道…我在妳心中並不存在著一絲一毫…對吧…?






其實我什麼都不知道…一直認為自己很了解妳,其實我對妳存在著許多的不知,不懂妳為什麼要留我下來,不懂妳為什麼要用那種神情看著我,不懂…妳為什麼總是…總是要要對我做出那些曖昧的舉動。我不懂…真的不懂…不懂妳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態說出這些話,用著什麼樣的心情說著這樣的語氣,用著怎樣的感情對我做出那樣的神情,用著什麼樣的想法做出這些行為。我不懂…可是,可以請妳…不要再做出這樣的事情了。既然妳不會喜歡我…那麼就請妳不要再對著我做出這些事情,這些會牽動著我的心跳的事情了…這樣只會讓我不斷的產生我還有希望的想法…而那樣,只會讓我摔的更重更痛而已…



我的心,現在依然還是不斷跳動著,那顆只會為了妳而跳動的心,如果真要有那麼一天我的心不在為了妳而跳動,那─────────







《續…》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1/09 17:07] | 【NGM同人】知道
引用:(0) |